锦绣王妃她有钱又有田张脸 见一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锦绣王妃她有钱又有田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八十度

角色:张脸 见一

简介:法海和尚对之初说:“人原主多才多艺,有钱有美貌,这穿越你不亏……”呸!原主被人用大火毁灭,还不敢回家请亲爹作主,逃亡在这山旮旯吃糠咽菜呢!而她的另一世当过女兵,又农业大学毕业,穿越后,在这山旮旯种出一片锦绣良田……从此发家致富了,有名有封赏了。又被喊回家斗姨娘逗庶妹,还让她择个美男嫁!可……美男都是毒蘑菇!越好看则毒性越强。啥?圣旨为她指了最美最毒的良王!别!还是让她回山旮旯种田去吧!

锦绣王妃她有钱又有田

《锦绣王妃她有钱又有田》免费阅读

深悠的大山里,一方小山村萧条又僻静!

之初藏身在山脚边的枯草丛里,瞄准着一只探头探脑的野山鸡!

手中的几块小石子还未来得及击出,就听一个少年惊喜的声音……

“花姑娘,花姑娘!你怎会在这儿?快起来!山中野兽多,这地儿危险得紧……”

扰人的声音,吓跑了她的野鸡。

之初无奈地起身,面无表情地回头看向男子。

这是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,不高不矮、稍嫌单瘦,眼睛黑眼珠小,眼白多,让人看了就不会生出多少好感来。

寒风凛冽地吹过,还未到寒冬腊月,便冻得人伸展不开来了手脚。

树秃草枯,如同之初的心情一般,没个生机。

现下,还带着些暴躁!

谁能告诉她?

这二货是谁?打哪儿来?

“有事!”之初微微皱眉。

男子的眼神,突然就深情款款了起来,他说:“之初姑娘,你可知这些日子我有多想你?可学业太重,都抽不得空来见一见你!”

这哪来的奇葩?难道原身子在村子里还有风流债?

穿越而来才没几天的她,并不知道有这号人物呀!

浑身恶寒的之初问,“你谁呀?”

男子并不好好回答之初的问题,他只又说:“我曾说过待我高中,便风风光光地娶你为妻,让你成为秀才夫人,待我有了官职,你便是官家夫人……”

“停!你到底谁呀?”之初打断他的话。

“我要娶城中官家小姐之事,真真是不得已的,之初你要相信我!”少年说罢还要拉之初的手。

之初哪能让他碰到她?前世五年女兵可不是白当的,虽然换了身子,那印在灵魂深处的反应能力还在。

且听他这意思,是要娶城中的官家小姐?个么今天这一出是几个意思?

之初冷漠地问:“你娶你的城中小姐,关我何事?”

原主不会这么没眼光吧?惹了这么个丑且渣的男子。

“我真真不是自愿想娶她的,只是那日我随手救了她,她便要以身相许,我现下一白身,你也知民不与官斗?”男子急切地解释。

“这事与我何干?不管你娶不娶她,本姑娘都瞧不上你,现下为了避嫌,也请你别来打扰我。”

吃软饭还装不得已,够恶心的!

之初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够狠绝了。可她低估了这普信男的脸皮程度,他就像听不懂人话一样。

“我知你气、你怨,可我实在无法。你也别急,我娶了她不代表着什么,待我功成名就了,一定抬你为平妻。”男子说得誓言坦坦。

呸!之初想动手了,这傻子还想让她做妾是吧?

动手不好,动手不好!之初压着心中火气,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一个字!

“滚!”

“之初,之初!别难为我,我的心一直在你这边,你便先委屈一下……”渣渣又在向她靠近,还喊着她的名儿。

之初的腿已经不太受自己的控制了,一个旋环腿就要上去。

可没等之初动脚,这货就因着走路不看路,被一根枯滕绊倒了!

之初心下渐乐!喜闻乐见地看着他狼狈的样子。

手中的小石子儿又对准他的膝盖,男子就又是一个狗啃泥的姿势!

啧啧!挺解气的。再摔两下,这门牙怕就要摔掉了!

之初双臂环抱,看着男子站都不站不起来的可笑样,嘲讽地说:“也不知你这奇葩是听不懂人话,还是太普信了点?家里没镜子就想个法子照照自己,哪来的底气让本姑娘为你委屈自己的?”

怼人这块之初很少输,她又说:“人家县官家小姐眼睛瞎,不代表人人都眼睛瞎,若你以后再纠缠我说些不三不四的话,我让你连县官家的小姐也娶不成,你信是不信?”

普信渣男总算爬起来了身子,他见之初冷咧的眼,摸了摸微肿的脸说:“你还是怨呀!若让我信你,你便把那两粒东珠先借于我,待我功成名就时,再还你更多。”

喵了个隔壁的!之初心中飙脏话了。

这傻子不光是想欺骗感情,还想软饭硬吃,窥视她的财!

虽说这个财她并没印象,但让一个渣渣窥视可不行!

之初一直以自己是文明人,能动嘴绝不动手标杆自己的。

只是被普信恶心男缠上,连怼他都嫌浪费口水。

所以,一个旋风腿加连环踢!普信男被踢倒在地……

半晌才爬起身!

可之初还没打过瘾呢!又是一个连环踢………普信男的脸,一次又一次地跟冰冷坚硬的地面接触。

门牙还没掉已经算奇迹,不过这鼻青脸肿是三五天都消不掉了。

最后,之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:“待你功成名就,能还我更多?

你一个穷人家的学子就是考上了秀才又能有几个银子,考状元?天下人才济济,名家公子众多,你拿什么跟人家争那状元的名头?”

普信男的脸阴沉了下来,阴柔地看着之初,眼光中带着狠咧。

之初才不怕,这一个小小秀才都还不是的普信男,妄想那高高在上的位置还早得很,就是他真娶了县官家的小姐,用官家威风压她,那也是秋后的事了不是?

根正苗红,红通通的国旗长大的之初,最烦被人如此威胁了!

之初想了想又说:“本姑娘拳脚功夫不差,这东珠你也别妄想了,若你还不死心,我也不惧先废了你考秀才的路。”

“你想做什么?”

普信男这回总算听得懂人话了!

之初点头满意地说:“你想要我这一对东珠,无非就送礼或作聘礼,若我用这对珠子把你上位的路都给堵死会如何?”

这次,普信男终于见怕了!

“或者直接将你打残,残废可是不得参加科考的。”

“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如此害我?”普信男阴沉着张脸,像是要吃了之初。

“我与你也无仇,你为何要来恶心我?”

男人狠辣的眼神之初并不慌,她冷眼一笑说:“以后见着我请自动退避百步以外,别再来打我主意,若你……”

普信男拳手握了又松,松了又握,总算没再说些恶心的话,只深深地,带着阴毒地看了她一眼,跌跌晃晃地走了!

原创文章,作者:八十度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fadi.com/xiaoshuo/19543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