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洛璃 楚歌《神仙叫我去修仙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神仙叫我去修仙

小说:都市

作者:南卡

角色:楚洛璃 楚歌

简介:想忽悠我修仙?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要相信科学,这世上哪有神仙。你要真是神仙,给我个几百万花花?什么?!修仙不仅不赚钱,还要倒贴钱?he~tui~~你个老骗子。面对众多来忽悠他修仙的骗子,楚歌咆哮道:”修你妹的仙!“可……霞光万丈的仙域女帝,说要嫁给我是几个意思?

神仙叫我去修仙

《神仙叫我去修仙》免费阅读

医院是座生死场!

楚歌把催收缴费的单子放进口袋,推门走进病房时,脸上已经挂上温柔的微笑。

靠近房门的病床空荡荡,他微微愣怔,床头的玻璃瓶里插着已在凋零的腊梅,病房里的药水味总是这么刺鼻。

“小姐姐没能挺过化疗,中午的时候走了。”

看到楚歌,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的楚洛璃黯然的向他解释。

旋即脸上也绽放出笑容,但因为身患重症肌无力,笑起来有些吃力。

“真是遗憾啊。”

想起那坚强活泼的女孩儿,楚歌心里一阵酸楚。

他刚把黄色头盔放到凳子上。

突然,无数条巨型闪电撕裂长空,耀眼的电光把天空和大地照得通亮。

轰隆—!

病房在雷霆的咆哮中发出震颤。

楚歌赶紧走去拉上窗帘,这时隔壁有个中二少年在大喊:“敢问是哪位道友在渡劫?”

“哥,你吃饭了吗?”

楚洛璃想要拿掉哥哥衣服上的落叶,结果五根瘦成筷子一样的手指根本抬不起来,只好无奈地放弃这个想法。

“秋婷饭店的那娘们儿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,请我吃大餐呢。”

楚歌在床边坐下,把妹妹的手放进被子,笑道:“还说让我去她那儿上班,每个月给五千块工资,你说她是不是脑袋秀逗?”

“你没答应?”楚洛璃眨眨眼,心想哥哥与其风里来雨里去的给别人送外卖,是该找个不那么辛苦的工作。

想着白秋婷那妖精,楚歌挠挠头,“你哥我现在好歹也是月薪过万,能屈尊去她那小饭馆?”

“哥,咱们不治了吧,我想去看极光。”

楚洛璃知道,哥哥没答应秋婷姐,是因为他要挣钱给自己治病。

更知道她这怪病没法治,在未来的几个月,指不定哪天,就会被自己的舌头倒滑进呼吸道给活活憋死。

自从她躺在病床上后,楚歌的处境就变得异常艰难。

父母留下的房子和土地都卖了,依旧还是杯水车薪,就像永远都填不满的无底洞。

楚歌连上高中的学费都交不起,后来明明有机会可以上大学,却早早的开始打工,给别人端过盘子,扛过水泥,也进过工厂……

直到现在二十二岁,已经是可以领结婚证的年纪,却还没正儿八经谈过一场恋爱。

以他精壮的身体,和俊俏五官,并非得不到女孩子青睐。

也有欣赏他人品,不介意共同照顾楚洛璃的美丽姑娘。

可他却固执己见的认为,给不了对方面包,就别祸祸人家的大好年华。

以至于许多姑娘,最终都不得不和他洒泪而别。

揉了揉楚洛璃小脑袋,楚歌笑着安慰道:“别成天瞎想,医生可说了,要乐观配合,现在医疗这么发达,说不定咱们就等到康复的机会了呢?”

瘦瘦小小的楚洛璃沉默一会儿,撒娇似的说道:“你就等大罗金仙来救我吧。”

知道自己是哥哥累赘,她其实早就不想再治了。

如果注定要在医院里,等待着生命终结的那一天到来,还不如用余生陪在哥哥身边。

奈何在这件事上,向来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“要相信科学,这世上哪有神仙。”

从小到大的太多次经历,让楚歌对于仙魔鬼神之说,向来深恶痛绝。

有没有神仙不重要,但他就是厌恶。

与其将希望寄托在这种虚无缥缈的存在上,还不如每天多跑几单外卖来得实在。

至少后者能带来切实收益。

楚洛璃忍俊不禁,又有气无力道:“小时候爸妈老开玩笑,说你是神仙送来家里寄养的,要真是这样,你哪会过得这么凄惨。”

“对喽,所以别瞎想,听医生的话。”

“嗯,我听哥的。”

别看处境艰难,但兄妹俩向来生性乐观。

楚歌看向窗外,笑着又揉揉妹妹脑袋,起身帮她盖好被子,“我先回家一趟,晚些再来陪你。”

“明天再来吧,我反正都要睡觉了,护工姐姐会来守着我的,哥你早点休息。”

楚洛璃知道他还想冒着电闪雷鸣的天气加班送外卖,故作严肃道:“今天吼雷这么恐怖,不许你再出门。”

也不知道什么鬼天气,寒冬腊月里居然吼这么大的雷。

此时雷声在逐渐平息,但为了哄妹妹开心,楚歌还是答应下来。

临出门时,楚洛璃声音小小的说道:“哥,我觉得秋婷姐的提议挺不错,你要不考虑考虑?”

再次想到白秋婷这妖精,楚歌感觉有些头疼,笑着随便敷衍几句,其实五千块工资,连交住院费都不够,压根就没往心里去。

……

这座城市叫秦城,十三朝古都,历史底蕴深厚。

楚歌租住在兴庆巷,老旧的小区,大多外墙剥落,露出斑驳的红墙,有些地方砖缝里还生着枯草。

初雪还没消融,草木都挂着冰珠,路上湿淋淋,两旁停满电瓶车,可能是因为之前雷声太吓人,没看到准点下楼遛狗的房东。

三栋四楼四零二室。

楚歌掏出钥匙正要开门,忽然发现脚下有大摊水渍,旁边还有几个朝向房门的脚印,锁孔虽没有被撬动的痕迹,却湿淋淋的。

遭贼了?

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。

虽说算得上家徒四壁,可小偷不知道啊,而且不确定对方还在不在家里,临近年关,铤而走险的蟊贼往往最为猖獗。

思忖半晌,他先编辑好报警短信,将头盔重新戴上,打算先借由隔壁邻居家的阳台,看看屋里情形。

可刚转身,房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。

只见一个浑身湿透的老头站在门边,苍白的脸上全是皱纹,衣服破烂得像个乞丐,撑着房门的手臂上还有好几道灼伤痕迹。

“大爷,我是送外卖的,请问这里是五楼五零二吗?”楚歌率先开口问道。

老头个子不高,后背有些佝偻,狐疑地看他一眼,可因为戴着头盔,根本看不清相貌,“这里是四零二。”

说完话他突然剧烈咳嗽起来。

楚歌心想,老子当然知道,佯装着找错楼层的尴尬,抓抓头盔嘀咕几声,朝五楼走去,悄摸摸把编辑好的报警短信发送出去。

谁知这时,老头忽然一把将他拽进屋里,力气竟是大得出奇,枯瘦的五指就像铁钳,紧紧钳住他手腕。

“好小子,老夫差点被你蒙骗过去,既然是送外卖,你的外卖呢?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南卡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fadi.com/xiaoshuo/1953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