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蓝贝贝《缉魂档案》梁思睿,二宝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缉魂档案

小说:悬疑

作者:幽蓝贝贝

简介:她是一个特殊的招魂体质,却不曾想她的闺蜜竟然是传说中的缉魂师,因为一个抢救无效的病人,牵出了一桩桩诡异离奇的故事,究竟是人为还是他杀?是谁说,臭名昭著就真的恶贯满盈?

角色:梁思睿,二宝

缉魂档案

《缉魂档案》免费阅读

“1mg肾上腺素静推!”沉着冷静的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眼镜反射出一道暗芒。

“1mg肾上腺素静推!”梁思睿的声音有些颤抖,不知怎的,工作十多年了,头一次会在抢救病人的时候有这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夜深了,整个ICU灯火通明,呼吸机、监护仪的运转声此起彼伏,抢救工作有条不紊、紧张严肃地进行着。

病床上是一个20岁的清瘦男子,看不到任何外伤,浑身的皮肤是那种没有一丝血色的苍白,可以看到散在的黑色斑块星星点点地布满全身,那是因为人在极度缺氧时出现的花斑,嘴里插着气管插管,呼吸机一点点地朝里面送气,病人已经完全没有呼吸了,只靠着呼吸机艰难地维持着那一点点胸廓的起伏。

梁思睿跪在床边心肺复苏,心里默默地喊着:“活过来!快活过来!”

抢救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,比规定的半小时超出许多,没有人放弃。

病人最终没能抢救过来,病房里的气压很低,每个人都觉得喘不过气来,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哀伤,监护仪上那一道直线深深地刺痛所有在场医护的心。

“思睿,把抢救记录单拿来给我。”医生转身轻叹一声。

梁思睿的手有些微微颤抖,是她眼花了吗?从抢救开始,她就似乎看到了患者的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,仿佛在笑。

病人是下午突然昏迷被朋友们送来医院的,至今没有联系到家属,尸体护理后,嘴里的气管插管一拔,梁思睿顿时心里一阵发冷,她没有看错,他在笑,惨白的脸,微阖的眼,一切的一切都透露着今天的不寻常。

殡仪馆来人了,默默地将尸体放在推车上,慢慢地往病房外走,车轮缓缓转动,与地面发出细小的摩擦声,梁思睿默默地站在一旁,精神有些紧绷。

“啪!”

尸体的手突然从推车上垂落,悬在空中不停地晃荡,梁思睿忍不住头皮发麻,嗫嚅着提醒殡仪馆工作人员。

不对劲,一点都不对劲,她冲上前,大着胆子摸了摸病人的颈动脉,没有搏动,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是多此一举,可她总觉得这件事透出丝丝的诡异。

忙碌的夜班终于结束,梁思睿怅然若失地走在回家路上,她始终忘不了那一抹诡异的笑,那个笑容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盘旋、扩散、放大,直至占据了整个脑海。

好累,每次抢救完病人就浑身疼,心肺复苏可真是个体力活,梁思睿有些头痛地躺在床上,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发呆,她享受每个躺在床上的空档,这种放空大脑的感觉真是无与伦比得好……

闷,闷热,无法呼吸,梁思睿突然醒了过来,怎么回事,这是哪里?这么狭小的空间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,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她努力抬了抬手,空间太小了,她根本动不了,隐约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她的心猛地沉了下去。

“这个死者真可怜,这么年轻。”

“唉,听说连家属都没有露面。”

“不,不,放我出去!”梁思睿猛地明白过来,为什么,躺在殡仪馆的人赫然就是她自己!

这狭小的空间,四周的温度似乎更高了,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这是在焚尸炉?不!怎么会这样?泪水爬满了梁思睿的脸,又很快被高温给蒸发了,很快,灼热的气浪让她绝望了,无法呼吸了,她挣扎着,痛苦地抽搐着。

最后的最后,一声绝望而又凄厉的尖叫声破喉而出。

“啊!”

梁思睿醒了,她坐起身,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这梦太真实了,难道,是那个病人没有死?太可怕了!这个认知让梁思睿头皮发麻,恐惧瞬间笼罩了她的心头。

她的心脏一抽一抽地痛,环顾四周,住了很久的卧室变得熟悉又陌生,她抖着手拿起了手机。

“喂?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慵懒而又低沉的声音。

梁思睿抖着声音,一股脑将一切竹筒倒豆一般说了出来。

“我让二宝去接你。”那边沉默了许久,才说了这么一句。

“???”梁思睿默,二宝,就是闺蜜家那只胖乎乎的虎斑猫,接她?这家伙认路吗?怂的连家门都没出过。

电话被挂断很久了,梁思睿握着手机发了很久的呆,直到,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她仿佛惊弓之鸟一般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。

“老吴~”门口响起了一声猫叫,梁思睿听出来了,是闺蜜家那只胖猫,这家伙叫声和别的猫不一样。

打开门,只见二宝坐在那里就像一个圆圆的球,它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,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。

“老吴~”二宝看到梁思睿许久没有动作,不满地哼叫一声。

猫真的是一种超级治愈的动物,就比如现在,抱着二宝的梁思睿有种莫名的安然,刚才的恐惧似乎早已烟消云散。

抱着猫走在马路上,梁思睿总算是回神了,刚才的梦太真实,让她真有种被活活烧死的感觉,直到现在,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才让她感觉自己还活着。

“老吴~”怀里的二宝突然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,梁思睿低头,才发现不知何时,二宝的毛竟然炸了,眼睛瞪得像铜铃,耳朵竖的像天线,顺着二宝的目光,梁思睿这不看还好,一看,差点没把自己送走。

是那个清瘦的男子,对,病床上那个,此时此刻正站在不远处,脸上挂着那抹让梁思睿感到熟悉又恐惧的诡笑,他的皮肤白得透明,就像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。

一股冷气从梁思睿的脚底直冲脑门,透心凉的寒意顺着她的血管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。

不好,他朝着自己走过来了。

一步,两步。

距离越来越近。

“老吴~老吴~”猫叫声越来越凄厉。

“不,不,别过来。”梁思睿的瞳孔猛地缩了一缩,剧烈地颤动着。

还有一米,男子突然定住不再往前,胳膊僵直地抬了起来,手指向梁思睿的身后。

空气仿佛早已凝固一般不再流通。

身后有什么?

梁思睿不知道,也不敢回头,没有什么比她眼前看到的更可怕了,但是,身后似乎有人,一股一股的热气伴着呼吸直冲她的耳畔,粗重的喘息声响彻耳边…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幽蓝贝贝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fadi.com/xiaoshuo/1710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