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材小姐俏王妃姜茴,姜明,废材小姐俏王妃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废材小姐俏王妃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姜十一

简介:【一心划水的富贵娇小姐 x 纸片复仇小王爷】【甜虐古言】穿越守则:一不涉足宫闱宅斗!二不牵扯皇权争斗!三不与女主抢男人!本想当一只富贵边缘NPC,却不想不但抱走了女主的心上人,还一跃晋升为反派大BOSS。这路怎么越走越歪了?

角色:姜茴,姜明

废材小姐俏王妃

《废材小姐俏王妃》免费阅读

唔,好疼。

姜茴浑身虚弱不堪,两只眼皮也沉重的很,五脏六腑仿佛都是塑料泡沫做的,翻翻身子便疼痛难忍。耳边还有人叽叽喳喳地说话,吵得她不得不睁开眼睛。

“呜呜呜,小姐,您快醒醒吧。”

嗯?小姐?什么鬼……

思绪混乱,眼前的一切都如此陌生,又似曾相识。

“小姐!!!呜呜呜,小姐,小姐您……”青儿看着睁开眼睛的姜茴激动不已,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“疼……”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打散重装似的,只是轻微抬抬手,身上就被汗水泡透了。

不对……

古装???

“小姐这是度过难关了。”一白胡子老头一脸惊喜,挤到床前把脉,“奇了,这断肠散的毒性如此之大,活下来真是个奇迹,但小姐身子弱,还需要静养些时日才好。”

“是夫人在保佑小姐!呜呜,可怜的小姐~”青儿伤心地抹眼泪。

穿越?中毒?要不要这么刺激!

“咳咳,莫伤心,我没事了。”说着还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。

娇娇是原主的乳名,神奇的是原主与她本人名字一般无二。

青儿感恩戴德地送走了大夫,又取来温润的手帕替她擦脸。

姜茴有些懵,但还是努力让自己清醒下来,思考如今的处境。

只记得一连找了两个月的工作,却处处碰壁,心情不好地喝了几瓶酒,偏倒霉遇上断网。

好在床下翻出一本小说,供她消磨时光。

那小说字句普通,她却看的头昏脑涨,不知是酒劲上来了还是其他原因,只觉得看着累,几十页后便趴在书上睡着了。

再醒来一切都不一样了!

崩溃!!!

依着之前的记忆,又问了青儿几个问题,才最终确定下来。

她——

穿书了!

穿书了!!

穿书了!!!

依着书里的剧情,姜茴只是被路人惋惜的提过一句,“听闻董府的表小姐十岁时来这董府探亲,不过一月就因病去了,想来这董府真是风水不好。”

唔,说的应该就是今日了,只是如今“姜茴”又活过来了,那岂不是之后的剧情是一片空白?

惨!!!

不过,姜茴这身份倒是便利,大家闺秀,有钱有权,妥妥白富美,虽然是个废材。

姜茴,京中四品翰林院学士姜行之的嫡女,大字不识一个,琴棋书画样样不通,性子娇蛮任性,奢华铺张,整日想着攀龙附凤,被京中名媛圈所不齿。

虽然父亲只是个小小四品官,姜茴却也凭借自己的‘好名声’,一跃成为京城最有名的废材草包。

一个月前因亲爹新婚,董家老夫人生怕自己的外孙女被欺负,就借生病之名,把姜茴接到扬州,养在身边。

老话说得好,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,老夫人这边绝口不提送回京,姜行之那边也没吭声,姜茴就这么在扬州待了下去。

却不想,昨夜竟在自己院子里中毒死了,惨。

只要小说的女主顺利完成剧情,姜茴应该也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。

好在21世纪的她就是孤儿,在福利院摸爬滚打长大,也不会有人发现她消失了。退一万步来讲,这里与过去,对她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差距。

不过,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活下来,毕竟,已经毒发一次了,再来一次,姜茴可不能保证自己还能活着。

总结前世看过的N本小说和电视,整理出三条穿书存活小指南:

一不涉足宫闱宅斗!

二不牵扯皇权争斗!

三不与女主抢男人!

只要姜茴可以谨遵这三条,那还不是妥妥人生赢家!

窗外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打断了姜茴的思路。

借口累了把青儿打发出去。

“出来吧。”

“小姐,属下该死。”姜茴的暗卫姜明从窗外跳进来,跪在姜茴面前。

依着仅有的记忆得知,姜明是生母留下的人,武功高强,负责在暗处保护她。

只是这次中毒时姜明恰好不在身边,是巧合还是有人察觉到姜明的存在?

姜明双眼通红,沉声道,“小姐,下毒的是院子里的小厮,已经自尽了。属下搜查时发现了遗书,说小姐您昨日责骂他,一时气不过这才……自知犯了死罪,只想自裁,请老夫人不要牵连他的家人。”

“责骂?”没有印象。

“小姐,属下又去了他老母亲那,在那搜到五十两银子,而且从他邻居那得知,这个小厮大字不识。”

“受命于人还是栽赃嫁祸?”姜茴挑眉。

“这小厮平日接触的人大多是府中之人,属下怀疑……”

唔,这董家是原主的外祖家,也是原主第一次来,平日除了外祖母,倒也与其他人少有接触。究竟是谁要杀她?

“明日你就到明面上做我的贴身侍卫吧,也方便行事些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姜明还没转变过身份,一眨眼又从窗户飞身翻出,隐藏在黑夜之中。

刚大病一场,身体极虚弱,又酸痛的很,倒让姜茴很快睡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董府一废弃的院子。

一男子居高临下地站在院中,周边杂草丛生,遍布蛛网,地上还有一女子跪在满是碎石土的地上。黑夜昏暗,看不清二人的脸。

“都处理干净了?”男子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,不曾正眼看跪着的女子。

“奴都办好了,没留下痕迹。”女子痴迷地看着高处的男子,满眼都是爱慕。

月色袅袅,微风清凉,透过月光,依稀可以看清女子的轮廓,正是二八好年华。头发被风吹散,露出几道触目惊心的疤痕,在这氛围下略显阴森。

男子像是恩赐般摸了摸她的头,眼睛里却是毫不掩饰的厌恶。

“喏,吃下去。”从小巧的瓷瓶里掏出一颗药丸,扔在地上。

女子激动不已,直接俯身趴在地上,把沾着沙土的药丸舔进肚子。片刻后就感觉到通体发热,眼神迷离,手上不自觉地开始脱自己的衣衫,如讨饭的狗去蹭着男子的脚。

只是不知为何,衣衫还未褪去,胸口就狠狠痛了起来,五脏六腑像被火炙烤似的,烧得很。一眨眼的功夫,径直倒了下去,血从眼角,口鼻中不断涌出。

她挣扎着想去碰触男子的衣摆,眼神中满是不解、困惑和不甘心。

“唔,为,为什么……”

男子却一脚踹开她,拿出手帕狠狠擦手,“真脏。”

女子咽下最后一口气,流出血泪。

她不懂,所有人都视她如垃圾,避她不及,只有他如天神一般,会温柔的给她食物,和她说话,会抚摸她的伤疤告诉她很美,

可是,一切不过是一场笑话……

男子看着没闭眼的女子,皱了皱眉头,从怀里扔出一个火折子,离开了。

大火迅速蔓延,很快就把原本废弃的院子烧了个干净,好像什么都没有存在过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姜十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fadi.com/xiaoshuo/1635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